Seyðisfjörður,位於大城Egilsstaðir東南方約27公里。這裡嚴格來說不算是一個熱門景點,大部分的冰島環島旅客,會選擇在Egilsstaðir待一晚再直接往北前往米湖。然而Seyðisfjörður對我們來說,這裡還加上朝聖白日夢冒險王的滑板場景。從Höfn經Road 1,沿著海岸峭壁的彎路,開過數不清的blindhæðir,開過冰天雪地的高山,我們終於看到目的地就在眼前,打開Spotify,邊開車邊聽電影原聲帶當初Walter Mitty溜滑板下來的音樂,彷彿自己也跟主角一樣從山上一路滑到Seyðisfjörður。

 ep-140119807  

       今天的旅館走平民路線-Seydisfjordur hostel Hafaldan。櫃檯的人是照片中的康泰,老實說一開始有點驚嚇與納悶,原以為來到這裡應該只會看到當地人,怎麼突然冒出一個黃種臉孔,而且就是一副會講中文的樣子。沒想到一開口講話竟還帶著厚重的蘇格蘭口音,又我更為困惑。但當我看到他口袋有個『永保安康』的護身符,才讓我耐不住好奇心問他會不會說中文,兩人才用中文打開話夾子。

 Seyðisfjörður-2.jpg  

       原來康泰兄曾經到台灣政大學習過中文,3個月前才回到Seydisfjordur工作。至於為何會來這裡工作,背後也是有段有趣的故事,當初他的大學論文研究就是在Seydisfjordur這裡,然而一段時間過去,論文只差一點點完成的他卻因為預算上的考量必須離開。但不放棄的他腦筋一動,鼓起勇氣向Hostel的主人提出他是否可以在這裡打工換宿,沒想到老闆倒也欣然同意。康泰兄說他自己對那天仍印象深刻,老闆只花了一天交接工作任務與注意事項後便前往雷克雅維克,整間偌大的Hostel變只剩下他一人在照顧。他開玩笑的跟我說他一個人忙不過來,假如台灣的工作不如意,可以回來這裡找他,夏天可以爬山健行,到了冬天永夜就可以看極光。雖然機會渺茫,『但人生嘛!你永遠不會知道!』。

半夜12點的晚霞

Seyðisfjörður-9  

 

陰天的早晨迎接我們,我們選擇逛了超市,已極為緩慢的腳步漫遊小鎮,找尋白日夢冒險王Walter Mitty在火山爆發前佇立在飯店門口前的畫面。只是飯店外牆已經油漆成紅色,兩人無奈同時傻笑著,安慰自己昨天還看到飯店部分原本的白色。

飯店Hotel Aldan就在超市旁邊,正所謂『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Seyðisfjörður-5  

            簡單地用完午餐,天氣也神奇的放晴。根據習慣,我不能這麼輕易放棄稍蹤即逝的美好時光。想起昨晚與康泰聊天偶然間提到一個附近推薦的私人景點Skálanes,聽到關鍵字,冒險的瞳孔可都放大。攤開地圖,只見他手指了指說從Seyðisfjörður出發到Skálanes需要通過3條河,第一條河與第二條河難度不高,4WD的休旅車沒有問題,第三條河比較深且湍急,他建議我們停在旁邊的空地再走旁邊的橋過河。不過昨天有台灣情侶也是聽了他的推薦也想去這個地方,沒想到看到第一條河就發覺水流湍急決定折返,看來拜訪難度頗高,我喜歡。

            出發前我並不想透露有關景點的太多細節給Enya,只說今天要去踏青看國鳥Puffin。不過隨著汽車開在越來越顛坡的道路與四周杳無人跡的風景,可以感覺出她似乎開始不安與緊張。緊握方向盤,我們開到第一個渡河口,謹記康泰『第一條河流可以開車渡河』的原則,繼續往前開,差點沒讓她嚇得魂飛魄散。

Seyðisfjörður-6

經過一陣討論,我們決定達成協議,車子停在路邊,我們直接從第一條河開始走。一望無際的荒野,疾駛而來的吉普車燃起我們搭便車的曙光,無奈跟車狂奔的大狗讓我們急忙繞道,躲到離馬路一段距離的步道。

Seyðisfjörður-22  

炎熱的天氣與看不見的目的地,讓旅人感到挫折。即便眼前的無敵美景,也打不消我們心裡放棄的念頭。幸好Enya情意相挺,我們往前繼續在走好幾公里之後,終於遇到其他回程遊客。根據描述,目的地只剩20分鐘,他們有看到Puffin,不過在這之前可要注意正在築巢的海鳥攻擊,最好帶著棍棒在頭頂揮舞,嚇阻他們攻擊的欲望。

Seyðisfjörður-16

Seyðisfjörður-17

空中盤旋的海鳥,發出尖銳的叫聲,等待攻擊的機會。諸位大德,初次造訪貴寶殿,我們知道打擾你們很過意不去。不過你們直接在路邊築巢也太囂張了吧!?被追殺的我們狼狽地躲進屋裡休息,原本想跟主人打聲招呼,不過主人很像是他?

Seyðisfjörður-4.jpg  

休息了一陣子,女主人終於出現,打完招呼之後說明來意並介紹自己也是康泰的朋友。她笑了笑,說康泰怎麼一直透露這個世外桃源給外人知道。

Seyðisfjörður-3.jpg  

          他是康泰當初一起做研究的夥伴,同樣來自蘇格蘭的他愛上了Seyðisfjörður,研究結束後,仍舊選擇繼續留在Skálanes,幫這間旅館主人打點旅館相關的業務。

原本想自己找Puffin,往海邊的峭壁四處尋找,沒想到不只迷路還驚嚇到正在孵蛋的海鴨。後來只好回去房屋問康泰的朋友,才真正找到Puffin棲息的峭壁。

讚嘆冰島的夏天Wild Life充滿著豐沛的生命力。陡峭的峭壁,我戲稱它為冰島的鳥居,已經被海鷗給完全佔據,距離我們比較近峭壁的邊緣,棲息著幾隻Puffin,側頭打量他們陌生的亞洲面孔。

Puffin-2.jpg

重新回到房屋,遇到另一位男主人西班牙人,他帶著我們參觀房間,並告訴我們一個小時前在這裡看到鯨魚!我問鯨魚還在嗎?他搖搖頭說已經不在,也許繼續往Seyðisfjörður峽灣游去。他分享給我們一些鯨魚出現的線索,例如在某一個區域有上百隻海鳥在海面上空盤旋,代表海面下有好多魚群,鯨魚通常是從外海被魚群給吸引到峽灣裡面。

臨行前與熱情的新朋友合照

Seyðisfjörður-14

Seyðisfjörður-15  

男主人問我們怎麼到這裡來,我們說我們是走路不是開車。他說我們很聰明,因為最近天氣實在太好,山上的雪融化匯入河流使的河水高漲,不太適合直接渡河。之前有人不信邪想要強渡關山,而且開得還是Toyota Yaris,結局想當然耳就是拋錨等待支援。

參觀完房間,翻翻訪客留言簿,看到斗大的『台灣阿宅工程師到此一遊』的醜國字,不禁笑了。

            如同Lonely Planet對這裡的描述,前往Skálanes 本身就是一種冒險,與世隔絕孤立的美景,在苦盡甘來之後更顯唯美。這趟臨時起意意的旅行,是專屬於我們的『白日夢冒險』。

, , , ,

evil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