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自己發現厭倦工作的壓抑與枯燥,與渴望自由不受束縛,公路旅行成為我引頸期盼望的旅行方式。這趟闊別多時再度旅行美國,選擇西北方人煙稀少的華盛頓州奧林匹克國家公園,因為公共運輸的不發達讓我終能一償宿願選擇公路旅行。

華盛頓州的奧林匹克國家公園的主要道路是101號公路,它大致環繞以高山為中心的公園主要範圍的外緣,連接放射狀的岔路進入高山或雨林,並且經過太平洋海岸線。下圖紅線是奧林匹克國家公園的公路圖,我們第一天從西雅圖出發,搭乘遊輪前往Bainbridge Island,以逆時針的方式環繞國家公園一周,再往南到奧立岡州的波特蘭,最後往北折返西雅圖結束為期5天5夜的公路之旅。

未命名  

禮拜六早上下飛機後,前往機場旁的租車公司取車,租車公司的人告訴我只剩下Chevrolet Impala,雖然接近全新,但尷尬的是讓沒開過美國車的我不太習慣,原本人生地不熟已經有點令人畏懼,車不熟可就更糟,幸好詢問之後發現還剩下一台Nisson Maxima,才結束將近2小時的租車手續。

前兩天因為都在西雅圖,並沒有什麼需要用到車的機會,直到第三天啓程前往天使港(Port Angeles),公路旅行才正式展開。

WA101-1

開車旅行的途中,總想寫些什麼來記錄這段無止境的路途,卻又無從下筆。直到回來台灣後重新閱讀舒國治『流浪集也及走路·喝茶與睡覺』,文中其中一段,頗能引起我當時內心感觸。

『美國公路,寂寞者的原鄉。登馳其上。你不得不屏棄相當繁雜的社會五倫而隨著引擎漫無休止的嗡嗡聲去專注息念。專注於空無。

多半時辰,眼睛看向無盡延伸的前路,卻又茫茫無所攝視:偶爾一刻,凝注於後視鏡中映出的特別切割出的畫面。再就是微微轉動脖子,隨興一瞥左右那份橫移的沿路景況。也就是這麼些眼睛的泛泛作業。往往有極長的時間,眼光俱因無奇的視界而一直呈現漠然,卻必須始終維持著,他不被允許閉起來。

登上公路,是探索『單調』最最本質之舉。不是探索風景。也不是探索昔日的相似經驗。』

除了開車本身,路途中廣播播放的歌曲音樂,對我來說也是一種記錄旅行的方式。由於遙遠的路途,歌曲排行榜上的熱門單曲像是眼前的風景,不斷被重複播放。喜歡這種視覺與聽覺的單調美,給人時間停止的錯覺。歌曲當中我喜歡Calvin Harris的『Summer』,因為歌名就能代表現在的季節。還有Kiesza的『Hideaway』,副歌的混音令人不禁直踩油門。其他例如Coldplay的『A sky of full of stars』,Maroon 5的『Map』等等,對我來說已和WA101畫上等號。

回來台灣後,當我聽到這幾首歌的同時,瀏覽電腦裏頭當時所拍下的照片,過過彷彿自己仍在WA101的道路上奔馳的癮。

, , , , ,

evil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