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aka-12.jpg 

站在梅田Sky Tower樓頂,熱鬧繁榮的大阪就正在自己腳下。每棟高樓樓頂上的飛航警示燈不斷閃爍。繁忙的電車穿梭於新錠川,河岸另外一頭也是燈火通明,幅員廣闊讓人不禁回想起好久以前的曾經在紐約帝國大廈,或是巴黎鐵塔上的美麗夜景。想問同行的友人對這裡夜景的看法,得到的回答卻是和自己截然不同。她說這片風景讓她回想起日前在京都大德寺內龍源院的枯山水東庭。東庭為龍源院最小的枯山水庭園,庭中流動的沙紋代表的是水滴的流動,平坦的石頭則是代表滴水形成的河流,最後匯聚於廣闊的海洋,帶出聚沙成塔的意境。而梅田Sky Tower眼前壯闊的夜景,不也是由一盞盞燈火組合而成嗎?

龍源寺東庭

龍源院-14.jpg  

大阪夜景的美雖令人讚嘆,也獲得許多友人的迴響。但卻因為蔣勳的『美的覺醒』這本書,讓我賦予美更深一層的意涵。那份感觸,在去墾丁看流星雨的時候更為飽滿。

『美的覺醒』一書,主要是談如何從人類的五官對美的感受,轉化為心靈上的美。其中令我最印象深刻和喜歡的是觀星這段,內文提到現代的都市人因為久居住在都市,光害的嚴重讓我們無法在黑暗裡感受天空星辰的美麗。

以下摘錄自蔣勳『美的覺醒』,書中『說不清楚的美』片段:

9034849534_8085e97dc9_o  

幾千年來,甚至比幾千年來更長久更長久,這個天空曾經給人類許許多多神話故事的記憶。可是曾幾何時,因為在都市裡住久了,我們的燈光趕走了星辰。

我想這樣的一句話,也許會讓我們忽然生出警惕:人類創造了文明,也許自豪於發明出電燈;城市的燦亮繁華。

可是,為什麼當有一天,我們在夏天的夜晚看到天空繁星的時候,卻感覺到一股莫名的辛酸。也許長久以來,人們在大自然的包圍中,懂得了大自然的美,可是我們所有的文明,我們的城市,卻好像鑄造了圍牆,把自然的每隔離在外面,所以『美』才是講不清楚的。

有沒有可能在某一個夜晚,在沒有燈光的地方,我們帶著孩子去看天空的繁星,讓他驚叫出來。

接著,在這樣的一個驚叫的經驗之後,開始跟他談:美。

在今年12月中雙子座流星雨的極大期的那個晚上,我們一行人在墾丁的貓鼻頭觀星,冬天的落山風並沒有影響我們對天空星辰的興致。流星給了我這麼一個夜晚,可以回到最原始,最簡單的自己,詠歎著好幾千年前即已存在的美。在星空下,我反問自己:『有多久了?自己沒有機會抬頭,面對一個充滿繁星夜晚的天空?』

隨著自己年齡增長進入社會,我們將自己關在象牙塔裡,自大的以為自己正在為社會進步而努力,我們物質也許豐足,可以時常出國散心,或是享受任何高科技帶來的便利與快樂。但這些文明的背後,卻帶走我們與生俱來的靈魂。我們習慣了夜晚的光明,導致在任何沒有燈的地方,彷彿就覺得失去了安全感。眼前光輝的燈火,蒙蔽了我們看見真正的美。

也許我們不能奢求每天天空的星辰,但希望龍源院的枯山水,到大阪夜景與流星雨的的體驗,能提醒自己不要因為世俗的瑣碎而淡忘世界上任何一種美,和美經過感官在心中所產生的感動。

龍源院-6.jpg

evil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