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對京都和唐詩間的聯結產生著迷,是自從閱讀過舒國治的『門外漢的京都』。書中『京都遊賞十帖』一文曾經提到遊人至京都,為的是其唐詩意境,例如「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在今日,惟京都可以寫照。亦或是王維詩中的「日暮掩柴扉」、「倚杖候荊扉」、「倚仗柴門外」等意象,雖在長安已不復見,但在京都,令人在遊覽名勝間,同時也能品味唐詩其中的意境。我渴望在京都內追尋這種詩詞與風景的和諧氛圍,姑且稱之為『唐詩之美』,我在夢想清單上加上遇見京都的春夏秋冬。於是乎時隔近兩年,再次來到日本的我們,沒有選擇去沒去過的東京,而是夏天的京都。

寶泉院

Ohara-18.jpg  

        第三天一早6點半起床,先搭烏丸線到國際會館站轉京都巴士19號,不一會兒巴士從都市轉進雲霧環繞的山間小路。今天是平常日,加上陰雨綿綿的天氣,車上除了兩三位當地居民之外,似乎就只有我們兩位觀光客而已。19號公車的終點即是大原,下車後撲面而來的是雨後清新的空氣。循著告示牌前往三千院的路上,一旁是特產小店,一旁是淙淙小溪。

Ohara-1.jpg

 Ohara-2.jpg  

走進御殿門,脫下鞋子,坐在客殿塌塌米上的我們,眼前的聚碧園,幫助我們洗滌從台灣工作帶來的三千煩惱絲。久了覺得看累了,我會閉上眼睛,聆聽雨滴落在屋簷的清音。

Ohara-3.jpg  

離開客殿後,穿過有清園即到往生極樂院。院中供奉著國寶『阿彌陀三尊像』。左右兩尊菩薩呈少見的跪姿,右手邊採坐蓮姿手勢為觀世音菩薩,左手邊雙手合掌則為勢至菩薩。中間這尊佛像為阿彌陀如來,在陰暗的殿中,唯獨神像的面容被蠟燭照亮,替其增添許多神聖。臨走前不忘向微笑的阿彌陀如來虔誠地祈求這幾天在日本的旅行平安順利。

往生極樂院

Ohara-9.jpg  

離開往生極樂院,仔細尋找藏匿在綠苔間的わらべ地藏,是我在三千院覺得饒豐趣味的一件小活動。即便大雨,也要用相機捕捉這些綠苔上的滿面春風的精靈。

Ohara-6.jpg

Ohara-8.jpg  

在金色不動堂旁有免費的金色不動茶供人試喝,茶鹹鹹的口感讓人反而感覺像是喝湯呢!好心的阿姨還另外請我們喝抹茶,雖然外頭陰暗的天空下著大雨,但內心卻暖和著。

Ohara-7.jpg  

離開三千院,原本只要往前走幾步路就到寶泉院,卻因為手上沒有地圖而胡亂兜了陣圈子。800日幣的門票,除院中的庭園美景之外,還附贈紅豆菓子和抹茶讓人能一邊享用美食一邊欣賞美景。

Ohara-14.jpg  

如要我用有限的文學素養形容寶泉院,心中浮現的答案會是歐陽脩的『蝶戀花』的『庭院深深深幾許』,亦或是孟浩然的『夏日南亭懷辛大』。    

蝶戀花

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

玉勒雕鞍遊冶處。

樓高不見章臺路。

雨橫風狂三月暮。

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

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

夏日南亭懷辛大

山光忽西落,池月漸東上。

散髮乘夕涼,開軒臥閑敞。

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清響。

欲取鳴琴彈,恨無知音賞。

感此懷故人,終宵勞夢想。 

Ohara-17.jpg  

Ohara-18.jpg  

坐在殿內的紅毯,試著放鬆全身的感官,在呼吸的吐納之間擁抱著大原。似乎停止流動的時間,唯獨蟬鳴、琴雨、蒼松和穿過竹林的風,陪伴內心頓悟出的禪意。

來京都之前,朋友也許會問為何要挑選在夏天來京都。我想其中很大的原因是假如是楓紅或是櫻花時節,我懷疑自己是否會因為眼前的『春花秋楓』而忽略京都『真正的樣子』,大德寺曾經有位住持將寺境內所有的櫻花樹和楓樹砍掉,就是怕人們因忙著欣賞美景,而不見京都更深層的面貌。

雨天的寶泉院,除了幾位稍作片刻離開的人外,剩餘的時間皆為我們獨享,聆聽琴音般的雨聲。品嚐即使時間流逝也不足為惜的味道。且到離開時仍有意猶未竟之憾。

Ohara-20.jpg  

回到車站,滂沱的大雨澆熄我們前往寂光寺的念頭,但我反而慶幸,因為四季的夢想仍等待著我完成。

, , , ,

evil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