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0&1

第一天下午的班機抵達新加坡樟宜機場已經是晚上9點的事了,輾轉搭了兩三次捷運終於抵達Yes居住的Marsiling,禮拜五晚上新加坡「來來豆漿」人聲鼎沸,在酷航忍受4小時飛機餐香味的我們,終於可以坐下來飽足一頓。

經過一夜的休息,開始適應新加坡濕熱的天氣,開啟第二天的越境之旅。從捷運站搭950號公車到Woodlands離開新加坡,中間經過Johor–Singapore Causeway到Johor入境馬來西亞,最後再從馬來西亞海關Bangunan Sultan Iskandar轉搭公車到客運轉運站Larkin。不過等待過境的旅客大排長龍,短短的幾公里的路程竟花了我們超過3個小時才抵達Larkin。更糟的還在後面,雖然有很多家客運經營到麻六甲的路線,但現場問到最早發車到麻六甲的客運是下午3點半。不想死心的我們還四處探尋看櫃台有沒有早於3點半的車次,最後還是無功而返。原本有看到14:30的車次,興匆匆跟櫃台人員買票,這些售票員才掛上下班車次的時間-18:30,差點暈倒的我們趕緊回到原本的售票台買車票。

馬來西亞海關Bangunan Sultan Iskandar

DSC_0630  

看看時間還有3個小時,一行人在車站隨處逛逛覓食,想點餐的我們不斷被服務生攔下以手勢示意我們先找位子,等找到位子後服務生又把我們當成空氣,想自己到攤位點餐發現老闆都不會講英文,只能從比手畫腳大概猜到他也是叫我們先坐著,最後只剩飲料店願意搭理。讓人哭笑不得的是後來飲料喝完想去櫃檯付錢也被櫃檯的人趕回位子上坐好。觀察隔壁桌上的客人,除了當地人吃得津津有味,餐廳內其他外國人都被晾在那發呆。舉白旗放棄的我們只好去KFC,還好馬來西亞KFC的店員願意讓我們點餐,看來全球化未嘗不是件壞事。

享用炸雞的同時,外面正下著午後雷陣雨。

DSC_0639  

終於搭上麻六甲的客運,到麻六甲約需4個小時的時間,抵達車站第一件事情就是先購買回程的車票,我們可不想在這多耗一天。

DSC_0648  

坐上前往市區的老舊公車,途中邊看車外風景和偷聽隔壁德國人和阿六用德文交談,很明顯他們知道我們從台灣來,正在討論台灣的一景一物,無奈德文聽力不知道還有沒有10%,真懷念當初去德國拜訪Rafael時竟然還可以和他爸媽交談的功力。抵達市區拿起地圖尋找Hostel,卻又在錯綜複雜的小巷弄中迷路,幸好一路上都有善心人士搭救無頭蒼蠅的我們,後來有位來自巴基斯坦的仁兄更是菩薩做到底的帶著我們四處問警衛和計程車司機,終於帶我們抵達Mari Mari Hostel。放下行李沒多少時間休息的我們趕緊到舊市區雞場街(Jonker Street)逛夜市吃晚餐,麻六甲的夜市和台灣大同小異,很多攤位打著「Made in Taiwan」的噱頭攬客,看著這些從沒在台灣出現過的「Made in Taiwan」,只好忍住竊笑,這種感覺大概就跟日本觀光客來台灣夜市看到「北海道」、「宇治」的心情雷同吧!

DSC_0679

DSC_0915

 

夜晚的麻六甲河

DSC_0654

令人愉悅的晚餐時光,只是叻沙(Laksa)有點辣,Yes的評價是馬來西亞的叻沙比較貼近台灣人的口味。

DSC_0684

DSC_0685

DSC_0904

Day 2

早餐原本想去吃昨天晚上找Hostel時意外發現大排長龍的沙嗲(這間連我們昨晚回Hostel時人潮依舊),但到了才發現下午5點才開,向隅的我們只好回歸傳統的馬來西亞早餐。

DSC_0943

以維多利亞噴水池為起點開始我們今天的City Tour,馬路上充斥著花枝招展的三輪車,和PSY大叔的騎馬舞。

坐落在大鐘樓之旁的維多利亞噴泉,1904年為紀念維多利亞女皇登基六十年而修建的。這座噴泉所用之石,全部是從英國本土運來並砌成。

DSC_0978

DSC_0967

紅屋

此建築是橙紅色荷蘭式建築。它被認為是荷蘭人在東方所保留最古老的建築物,現已改為馬六甲博物館。荷蘭紅屋(Stadthuys)座落于馬六甲河畔,建於16411660年間,是東南亞最古老的荷蘭建築物。原為教堂,後改為市政府,現在是馬六甲博物館。

DSC_0975

聖保羅教堂 (St.Paul's Church)位於馬六甲河口的升旗山,於1521年,由葡萄牙將軍Duarte Coelho所建立。它與聖地亞哥城堡同時建成,與城堡用的是同一種建材,也是歐洲人在東南亞修建的最古老的教堂。1670年荷蘭人佔領馬六甲後,將教堂用作城堡,今天在外牆上仍可見到不少子彈孔。1753年,荷蘭人另建了一座教堂Christ Church Melaka,而聖保羅教堂則做爲荷蘭貴族的墓地,現在仍保留了一些刻有拉丁文和葡萄牙文的墓碑。再後來在英國統治馬六甲的時候,聖保羅教堂又成為英國人的彈藥庫。

DSC_1040

刻著荷蘭文的墓碑

DSC_0994

葡萄牙傳教士聖芳濟神父雕像,雕像右手不見的原因原來是1553年聖芳濟各死後被埋葬在教堂的墓穴,人民間傳說聖芳濟各死後肉身沒有腐爛,荷蘭人不信,起其屍體,斬其右手。後來後人遂將他的屍體移葬在印度的果亞(Goa)。

DSC_0991

聖地牙哥古城門

DSC_1038

DSC_1039

1511,葡萄牙人佔領馬六甲以後,為了防止馬六甲王朝的殘餘勢力反攻,在聖保羅山下建成這座城堡,以保護自己的臣民和香料貿易。1641荷蘭人佔領馬六甲的圍城戰爭中,曾經重創這座城堡,荷蘭人佔領馬六甲後,將它重新修建,並將荷蘭東印度公司的名字簡寫「VOC」刻在城門上。後來,拿破崙戰爭爆發,法國攻擊英國的同盟國荷蘭荷蘭將海外殖民地交給英國管理。1808英國士兵乘機拆毀聖地牙哥城堡,後來經過史丹福·萊佛士爵士的干涉,使得英國人放棄破壞的計劃。但由於為時已晚,如今僅剩下現在的古城門和零星城牆遺跡。

炙熱的中午讓人遺忘再過幾天就是聖誕節的事實,原本想找家旅遊書上推薦的餐廳,但東找西找遍尋不著只好放棄。最後隨機選擇這家Calanthe Café,客戶族群以西方觀光客為主,後來才發現這間店是2012 TripAdvisor推薦餐廳。

Calanthe Café

DSC_1063

DSC_1051

 

有附湯匙的羊肉咖哩

DSC_1054

吃完午餐回程的路上,經過古城海南雞飯,點了1/4烤雞和兩顆雞米粒3個人吃。

DSC_1075

 

DSC_1076

 

加了綠色粉條、白色椰漿、深棕色的椰糖是刨冰必備食材

DSC_1074

 

午後的麻六甲河畔

DSC_1096

「可樂」足飯飽的我們沿著麻六甲河漫步,為麻六甲畫下完美的句點。不過也不能說完美的句點,最後差點來不及搭計程車到客運站,過程中也讓人見識到馬來西亞人的惰性,Larkin的夥計,或是麻六甲的司機都是,只能安慰自己東南亞旅遊不能對人情抱有太大期待。

回程的巴士坐起來比來的舒適太多,3個多小時的車程就在半睡半醒間度過,回到Larkin又開始聽到此起彼落的KL聲,看到背包前背謹慎小心的新加坡人們,即可知道我們又將踏回都市叢林。

, , , ,

evil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