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70943

克羅埃西亞比鄰亞德利亞海,與義大利隔海相望。從瑞典哥德堡(Göteborg)到克羅埃西亞沒有直飛的廉價航空,都要從德國轉機,從Düsseldorf到Zadar僅需1小時40分鐘。

老實說,如果不是因為Duck找我去,我可能也不會踏上這塊土地。現在想想,大概只是當時不想一窩蜂去希臘的衝動吧!克羅埃西亞2010年開放持有歐洲學生簽證免簽,當時從台灣出發到克羅埃西亞並不容易(現在克羅埃西亞免簽),於是趁這機會造訪這座神祕的國度。或許是政策剛改變,出發前還特地去克羅埃西亞旅遊局印免簽許可申明給海關,但海關仍然不信任我,把我叫到一旁,等所有人通關後,三個海關討論一番後,最後才讓我入關。

搭計程車到Zadar公車站發現錯過早上那班到Plitvice 國家公園,行程只好變更到舊城區走馬看花,上公車瞬間我懷疑這裡是不是未開發國家,座椅下的彈簧發出奇怪的聲音,顛坡的路面和壞掉的空調讓人彷彿身處煉獄!這樣一趟要7 Kuna,相較之下高雄市公車實在是俗擱大碗!舊城區內有許多羅馬遺跡和教堂,位於舊城區中心的Roman Forum在西元前一世紀到西元三世紀間興建,整齊規畫的公共建築與道路讓人再次感嘆羅馬人的強大。然而這座城市並不是那麼幸運,抵不過二次大戰與1992年波士尼亞無情的戰火摧毀,其中為期3年的波士尼亞戰爭讓克羅埃西亞經濟衰退,直至2003年才回到戰前的水平。Roman Forum往前走一點點就是亞德利亞海,沿著海岸有一條很長的濱海步道。六月初的克羅埃西亞熱情艷陽,我們選擇坐在樹蔭下吃著6 Kuna的冰淇淋,細細欣賞這片蔚藍海水。克羅埃西亞的冰淇淋真的讓人讚不絕口,到現在還是令人念念不忘。時間差不多也該回公車站搭車到Plitvice Lakes,除了車票以外,假如需要開艙門放大型行李需要額外付7 Kuna,由於司機不會說英文,我們拿出旅館地圖指引給司機看,他用極不流利的德文告訴我們他會主動停車。在克羅埃西亞,義大利文是第一外語,其次是德文和英文。

P1090087  

車子離開Zadar,進入鄉村,途中經過休息站會讓人下車休息上廁所,休息站裡也是放滿了克羅埃西亞的特產,這點倒是和台灣蠻像的,只差沒有老闆的吆喝聲而已。車上乘客感覺沒有很多,後來車上兩位來自巴黎的柬埔寨男生和中國女生也是和我們同旅館,只是他們沒問司機,就在我們前一站下車,比我們多走了一站的路程,不過這也是從去逛超市才發現的事情了。

Check-in旅館的時候老闆有招待我們克羅埃西亞烈酒,喝起來有點像Vodka,在旅館稍微混了一陣子(帶筆電出門的壞處…),出門買今天的晚餐,遇到剛剛車上的兩人,根據他們的指引我們仍然沒看到超市,最後靠著路上遇到的老太太用德文問路,他帶著我們在小徑穿梭,終於抵達尚未關門的超市!回想起來,對話過程我一直稱你(Du),他反倒一直稱您(Sie),真是失禮!買了些回去加熱就可以吃的罐頭食物,後來回去發現他們也還在煮飯,就合作把我們的罐頭倒在他們的義大利麵上,享用這頓豐盛的晚餐。餐桌上四個人,有3個人會說中文,3個人會說英文,2個人會說法文,不管哪一種語言沒有辦法讓餐桌上每個人聽懂得感覺真奇妙。這位中國女孩來自內蒙古,到北京人民大學主修法律,唸完大學後,因為一個法國留學演講,就一個人隻身到法國求學,因家人無法給予經濟上的資助,他只能半工半讀辛苦的兼差,因為一句法文都不會說(這樣還想來法國…),所以只能到蘋果園摘蘋果,後來終於申請上巴黎的法律碩士,結識現在的老公,老公是柬埔寨法國移民第二代,現在已經考到律師執照在巴黎職業,兩人今年剛結婚,擠在幾坪大的套房,就在艾菲爾鐵塔的旁邊。聽完他們的故事,我不禁問中國女孩為何要那麼辛苦,選擇到完全陌生的法國求學?她說了一個我永遠沒有辦法忘記的答案:「就那麼一個想法兒,就來這兒」,這一年出國,看到很多大陸人在外求學,雖然英文不好,但他們仍然願意出國,並且不向家裡伸手,只為了追求自己的夢想。反觀台灣的小孩,受到父母過度呵護,談到出國,GPA夠不夠好,英文還沒學好,得等到一切準備妥當後才能談出國。但大陸人恐怖的求生意志,外語不會,來當地學就會,沒有錢就想辦法打工,恐怖的意志力和不服輸的鬥志讓人不禁感嘆為何現在台灣和大陸間的競爭力越差越遠,這股力量至少我沒一位認識的朋友是用這種態度出國的。也許台灣的父母應該稍微放開手,讓孩子去認識他想要的,並且努力追尋實現,不要害怕受苦,因為這些將是人們最寶貴知識的泉源,沒有任何事情是能100%準備好的,所以只要有想法與熱情,就來吧!

餐後中國女孩和法國男孩請我們吃克羅埃西亞的特產培根(PRŠUT),和介紹我們之後也會去的Dubrovnik,聊到很晚才結束這頓充滿美好回憶的晚餐。

, ,

evil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