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90636.JPG

離開市政廳,下一站為Johan媽媽向我們推薦的Hallwylska Museet其實我們也是不小心經過時發現這裡就是Hallwylska Museet,她位於Hamngatan 4,如果不仔細看門口的名牌,還以為只是一棟豪宅。這棟豪宅建於19世紀末,採中世紀文藝復興建造,屋內具備當時最先進的電力、衛浴和中央空調設備等。Hallwylska Museet僅提供團體導覽服務,不過語言的選擇只有英文和瑞典文。導覽人員詳細的介紹主人Hallwyl的家族生平和當時瑞典上流社會的生活。除了富麗堂皇的房間外,房屋主人的遺孀Wilhelmina von Hallwyl也是一位藝術蒐藏家,擁有超過50000種文物蒐藏,讓整棟房子感覺就像是一座博物館。其中也有一些來自東方的文物,但感覺品質就稍微粗糙了些。不過好笑的是,連解說員也喜歡我今天穿的這件T-Shirt,我笑笑的回他說:「Me too!

老實說裡面根本跟皇宮一模一樣...

P1090656.JPG

P1090637.JPG

Stockholm 舊地圖

P1090644.JPG  

Gallery

P1090641.JPG

這幅畫買來沒地方掛,於是掛在浴室裡。

 P1090646.JPG
撞球間讓我想到3月去倫敦Harrod's百貨那張£1,000,000的撞球桌。

  P1090655.JPG   

參觀完Hallwylska Museet後時間已經快5點了。瓦薩船艦博物館(Vasa Museet)下午6點就關門,於是我們得趕快搭上公車前往Djurgården的瓦薩船艦博物館。 

P1090666.JPG

     P1090699.JPG   

艘長69公尺,高52.5公尺的瓦薩號戰艦是瑞典國王Gustaf II(1611-1632在位) 為爭奪波羅的海沿岸土地而爆發瑞典-波蘭的戰爭下令建造的。當1628810日下水首航時,全城市民聚集在港邊只為目睹這艘超級戰艦。沒想到船還未開出外港,就因一陣強風讓船隻轉眼間翻覆沈沒,造成數十位船員因此死亡。

P1090672.JPG

1961年,就在瓦薩號沈沒333年後,科學家藉由當時的科技確定沉船的位置,並將其拉起暫時放置在Vasa Wharf。由於波羅的海屬於半冷鹹水海域,因此很少分解木材的微生物,使得瓦薩號在水中得以保存300多年。經過考古學家拼湊修補後,1990年瓦薩號再度呈現在世人面前。藉由瓦薩號船上發現的文物和船隻本身,讓民眾得以一窺當時17世紀的造船技術與船員海上的生活,成為寶貴的歷史研究對象。更重要的是可以解出沉船之謎,當時國王Gustaf II曾下令調查瓦薩號沉船的原因,但審問過造船工人後最後卻不了了之。而重見天日的瓦薩號則是告訴我們最好的解答。

沉船的原因其中之一為當時國王Gustaf II只為了在瓦薩號上裝載大量的大砲和砲彈,反而忽略船隻本身重心過高的問題,使得船穩定性降低。此外,根據當時的船長Söfring Hansson的日記,也可以發現瓦薩號在第一次試航時並沒有裝載任何的槍砲彈藥,這是非常不尋常的作法,代表當時他其實已經知道瓦薩號的結構設計的問題。但礙於國王Gustaf急於進攻波蘭,而沒有確實回報問題和延後出航時間,最後釀成了這場悲劇。 

瓦薩號雖然是戰艦,但船上也同時雕刻精緻的裝飾以宣揚國威。船尾的部分可以看到兩個天使守護著麥子的圖案,麥子也是當時瑞典皇室的國徽。由於瓦薩號被打撈起來時原本裝飾的顏色都已褪色,但經過當時的紀錄,博物館也有展示當時整艘船的顏色。

P1090685.JPG

船上的獅子雕像是因為由瑞典國王Gustaf II領軍而來,他的綽號即為「北方之獅」。

P1090684.JPG

      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在於不能親自登上戰艦參觀,為了避免人潮破壞這個龐大的古蹟,因此參觀民眾只能站在瓦薩號的旁邊。博物館內有4種語言的告示牌,其中還包含繁體中文!不過旁邊是畫五星旗,真是讓人摸不著頭緒。

參觀完瓦薩博物館,原本想搭交通船回到Nybrogatan,結果剛好錯過了上一班船,於是就在Djurgården走一走,還意外發現一場草地音樂會。後來想說時間差不多準備搭下一班船,沒想到看時間表才發現最後一班船就是6點。於是我們只好走回去啦!雖然我們也可以搭公車回去,但能在夏天的斯德哥爾摩堤岸散步,是件令人多麼難以拒絕的享受!

 

P1090712.JPG

evil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