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2

由於荷包已經見底,去巴特婁之家前我要先去兌換旅支。旅支在歐洲並不盛行,除了之前在英國和法國郵局手續費比較讓人可以接受。在西班牙幾乎都不接收旅支,唯一的機會是在SevilleSantander,阿姆有換到錢而且不用手續費,我那時候竟然跑去逛街第一站先到了離飯店最近的Santander,但銀行人員不會說英文,還是靠著排我後面的人翻譯我才知道全巴塞隆納只剩加特隆尼亞廣場旁的Santander才可以兌換,原本以為到了加特隆尼亞廣場終於可以換到錢,沒想到要18€的手續費,當下直接拒絕換到別家銀行去。結果隔壁的BBVA更扯要24€!最後選擇投降用瑞典的Nordea Visa Electron領錢,還只要2.25%的手續費而已。

有件有趣的事情,西班牙銀行的門為了預防搶劫採用雙自動門設計,當人進去第一扇門後,要等第一扇門全部關閉起來後第二扇門才會打開。我第一次進去Santander過了第一扇門還以為第二扇門是不是手動的還用手去推,銀行行員大概以為我要衝進去搶劫lol…

浪費了美好的早晨,傳給阿姆簡訊說我會遲到,才開始今天的行程。

在19世紀末的巴塞隆納,有錢人間會以自己居住的豪宅互相較勁。巴特婁之家即是一例。因為看到隔壁鄰居蓋的漂亮豪宅,巴特婁於是聘請高第改建其原有寓所。高第以海藍繽紛的磁磚拼貼出海洋的主題,據說高第當時是站在對街,看著工人一片一片將磁磚貼上去的呢! 

P1060468.JPG

陽台採用受難者的骨頭造型構成,不過看起來很像面具。 

P1060828.JPG

高第從觀察中發現自然界並不存在絕對的直線,他曾經說過:「直線屬於人類,曲線屬於上帝。」,在巴特婁之家內部的家具,都是採用流線型柚木製作。

天井內水藍色的瓷磚隨著樓層的高度顏色由淺而深,營造出深海的氣息。為了調整每個樓層的室內亮度窗戶的大小也和樓層高低有關,越低樓層窗戶也就越大。

P1060514.JPG  

旋轉木柵的角度可以調整室溫和通風,這項巧妙的設計據說是高第在觀察魚呼吸時魚鰓擺動所獲得的靈感。

P1060472.JPG  

二樓客廳波浪狀彩繪大面落地窗透進大量的自然光,大大小小的彩色玻璃,利用不同角度的折射光製造特殊光暈,天花板上螺旋狀的燈飾營造漩渦的感覺。

P1060464.JPG

P1060469.JPG

P1060466.JPG

後院回到房屋的入口有兩根不知道為什麼靠得相當近的柱子。 

P1060478.JPG

 P1060480.JPG  

屋頂龍鱗脊背的設計背後是有神話典故,象徵聖喬治(Saint George) 屠龍的故事,聖喬治為加泰隆尼亞地方的主守護聖者。旁邊刻了J.H.S字樣的十字架,以英文字母取代了耶穌人形。十字架的形狀是高第從榕樹種子獲得的靈感,在下一站聖家堂(Sagradar Familia)也能發現其蹤跡。

P1060490.JPG 

P1060493.JPG
 

巴特婁之家有提供中文導覽喔!(正想為什麼阿姆聽那麼快,原來他拿到英文的...)

Pans and Company解決午餐後,下一站是此次巴塞隆納之行重要景點聖家堂。

P1060792.JPG        

事實上,遠近馳名的聖家堂設計師一開始並非高第。由於第一任建築師和出資者理念不合退出,後來才找了年輕卻沒沒無聞的高第接手,當時的高第僅僅31歲!之後43年的光陰,高第奉獻了生命給聖家堂。 

原本依照出資者的想法,聖家堂是一座平凡無奇的一間教堂,但隨著高第對基督教教義的日漸加深,聖家堂的設計越來越複雜,最後成為獨樹一幟的教堂,可以說是高第的畢生經典傑作。

高第設計的理念來自於蒙瑟瑞特的聖石山,完工之後將會有18根的高塔、三座立面,分別是「誕生之門」、「受難之門」以及「光榮之門」,立面上分別就主題描繪聖經故事,也就是說教堂本身就是一本以石頭雕刻的聖經。高第生前僅完成誕生之門,1936年西班牙內戰爆發,局勢動盪不安,聖家堂亦遭受波及,工作室慘遭祝融,部分設計圖遺失損毀。1940年內戰結束後,眾人開始蒐集拼湊高第的模型推測當時的設計,1954年受難之門開始動工起迄今聖家堂已建造100多年仍尚未完工。

「誕生之門」以耶穌誕生為主題,門上的人物雕塑表現出圓潤細緻的形貌和歡喜愉悅的氛圍。 相對地「受難之門」則以耶穌的死亡為主題,以粗曠有稜有角的方式營造肅穆哀淒氣氛形成強烈對比。負責「受難之門」的雕刻家Josep María Subirachs按照高第的原稿,刻出了耶穌最後的晚餐,和釘上十字架受難的過程。十字架上的耶穌面部被刻意沒有刻上任何表情,留給遊客無限的想像空間。

誕生之門

  P1060797.JPG   

P1060799.JPG  

受難之門

P1060808.JPG  

P1060558.JPG

獄卒超像Star Wars的禁衛兵

P1060566.JPG

P1060572.JPG

耶穌身後的數字無論橫、直、斜線加起來都是33,代表耶穌受難時的年紀。

P1060576.JPG  

聖壇地下室為高第長眠所居之地,1926年高第前往教堂禮拜的途中過馬路被電車撞倒。由於車禍發生時高第穿著像個乞丐,沒有人知道他就是鼎鼎大名的建築師,計程車司機因為怕他付不出錢而不願意將他送至醫院,最後送至貧民醫院的高第3天後不治。葬禮當天,巴塞隆納萬人空巷,自發送葬的市民從醫院一直排到聖家堂。

教堂的內部至今僅完成大殿柱子與彩繪玻璃窗,柱子像是森林中高聳的樹幹,上頭還有分枝支撐著拱頂,但周遭鷹架和施工的噪音讓人覺得置身在工地之中而非神聖莊嚴的教堂。陰雨綿綿使得塔頂今天不開放,讓我們也只能在登塔入口乾瞪眼,怎麼有花10€卻在參觀工地的感覺。

 P1060545.JPG  

地下室工作室和許多舊照片,展示聖家堂的模型和介紹高第嶄新的建築設計。其中包含著名的懸鍊拱設計─此設計源自於高第為了突破當時的拱頂設計方式想到的實驗:利用將鐵鍊當作能夠支撐拱頂的力學曲度,透過向下垂掛鐵鍊的方式便能得要用多少曲度線去支撐對應的拱頂跨距,進一步鏡射向下垂吊的鐵鍊後就是一個拱頂的呈現。

P1060528.JPG  

逛完聖家堂,我們就回房間休息了,西班牙之行的好天氣沒有延續到巴塞隆納,於是晚上只好開始勤練iPhone快打旋風。

evil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